韓雨芹和台灣達芙妮集團董事會主席陳英傑,通過台灣歌手任賢齊介紹認識。在經過一年半的接觸、戀愛后,韓雨芹和與台灣達芙妮集團董事會主席陳英傑的戀情終於修成正果,兩人已經牽手在內地註冊結婚。

 

2010年5月15日,韓雨芹和陳英傑的婚禮將在台灣台中金典酒店盛大舉行。外界有傳言稱,兩人之所以急著結婚,是韓雨芹已經有了身孕,對此,達芙妮媒體總監黃英哲向媒體否認了這一傳言。

達芙妮董事會主席陳英杰與大陸新生代女星韓雨芹,昨天在台中市舉行婚宴,政商、影視名流出席,立法院長王金平證婚,盛讚新娘從眉毛到秀髮都美,還下令「增產報國」,至少要生半打才准停。

達芙妮是大陸女鞋第一品牌,陳英杰今年41歲,先前被稱為鑽石單身漢;韓雨芹是「乾隆皇」張國立的女徒弟,兩人原本不相識,擦出愛的火花全靠陳的好友任賢齊。

任賢齊昨天出席婚禮,臉上喜悅藏不住。小齊說,英杰是他玩BAND的好友,年紀有點了,卻還不結婚,他之前跟雨芹拍過戲,順口介紹兩人認識,沒想到下次再見面,居然牽手很甜蜜,而且真的結婚了,他既詫異又歡喜。

任賢齊樂當媒人。
記者于志旭/攝影

陳英杰出身台中世家,昨天婚宴選在台中市金典酒店,席開100桌,現場冠蓋雲集,王金平、顏清標、連勝文都到場祝賀。

婚宴主持人是于美人搭配模仿「郭董」出名的郭子乾,逗得滿場大笑。演藝圈康康、高凌風、黃品源等到場,港星呂良偉也飛來祝賀。

王金平稱讚新娘從眼睛到眉毛、秀髮都美,她嫁來台灣,不必像「陸生來台」法案要表決,國民黨、民進黨、共產黨都會贊成。他還逼問新人要生幾個?陳英杰答「3個」,王說「太少了,沒生一打,也要生半打才夠」。

 

 

台灣帥哥誤入“鞋途” 陳英傑:重振達芙妮

有這樣一位台灣帥哥,不遠千里來到上海,為了令上海美眉們足下生輝,不惜誤入“鞋途”,甚至以月桂女神達芙妮(DAPHNE)為“妻”。此人乃是永恩國際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、全國銷量第一的達芙妮女鞋的領導者陳英傑先生。

     誤入“鞋途”的音樂人

     陳英傑的音樂細胞特別發達,學生時代開始編曲、作曲,並逐步進入音樂圈中。他曾在趙傳的紅十字樂隊學習過,稱呼比自己大一輩的歌星齊秦為“小哥”。在一家 樂器公司打工時,他結識了後來大紅大紫的任賢齊,當時任賢齊是DJ音響師,陳英傑則當鋼琴教師,倆人年齡相當志趣相投,可說一拍即合,成為無話不談的知心 “鐵哥們”。當年台灣風行樂隊組合,任賢齊正好出了他的第一張唱片,陳英傑和任賢齊等幾位朋友便成立了一個名為“赤蛇”的搖滾風格的重金屬樂隊,擔當鍵盤 手的陳英傑跟著主唱任賢齊組團到各地演出。

    “我們的演出晚會是不收費的,想想真是辛酸呢,那時大家經濟都很拮據,過收費站的時候,往往你一塊我一塊地才能湊足10塊錢的過站費。有時演出晚了沒地方 睡覺,我們四、五個人就睡在車 。”但後來“赤蛇”散夥了,主要原因是任賢齊入伍當兵,作為樂隊靈魂的主唱沒有了,其他幾個朋友也各奔東西。對陳英傑而言,自己玩樂隊,父母親戚並不知 情。有天晚上,父母正在看電視,一位元來做客的朋友驚奇地說,那個樂隊 敲鍵盤的男孩不是你們兒子嗎?父母一看果然是兒子陳英傑,而和他同臺演出的幾個男孩,個個留著長髮,演唱風格不但前衛還有點頹廢,當時台灣的社會風氣還比 較保守,老一輩的看不慣男孩留長髮,陳英傑的父母又對演員有成見,自己兒子要當“戲子”,那怎麼行呢,於是陳英傑只得告別音樂圈。

     陳英傑和任賢齊的友誼一直保存至今沒有絲毫褪色。在《心太軟》唱紅之前,陳英傑已在他和任賢齊合開的餐館 先聽為快了,當時就覺得很好聽蠻不錯的。後來《心太軟》紅遍大江南北,陳英傑出差去南京、呼和浩特,住在賓館 早上都會被《心太軟》吵醒,上海的大街小巷也沒日沒夜地放《心太軟》。陳英傑打電話回台灣向任賢齊報喜:你可紅透大陸上海了。當時《心太軟》在台灣還沒特 別紅,小齊還半信半疑地問:是嗎?是真的嗎?

     陳英傑至今對音樂還是唸唸不忘,他在鎮甯路的房子 買了一大堆樂器,還有整套的錄音設備,一方面為將來“重出江湖”作準備,另一方面陳英傑正在策劃《買鞋歌》和《賣鞋歌》,風格是饒舌樂那種,想把買賣鞋子 的雙方的甘苦用有點搞笑有點無厘頭的方式傳達出來,由他親自譜曲,準備集合公司 20多名高層去位於北京的亞洲最大的音像製作中心錄製成正規唱片,在達芙妮的全國1000家分店中播放,讓員工顧客能在輕鬆活潑的氛圍 賣鞋和買鞋。以後還準備再拍MTV。不知道《買鞋歌》和《賣鞋歌》能否像《心太軟》一樣走紅。這樣的創意,缺少音樂人背景的一般企業家是絕對想不出來的。

     拿起女鞋又摸又捏

     陳英傑母親家族是台灣的鞋業世家。這個家族企業的第三代中,陳英傑的哥哥在日本讀書沒有回台灣,他的姨表兄弟們大都比他小10歲以上,出於人才培養的需 要,大學剛畢業的陳英傑告別音樂圈進入永恩集團。“那年我才22歲,還是個毛頭小夥子。集團雖說是家族企業,但對於來工作的親戚並不是照單全收的,有的來 了三個月不適應就走了。所以如果以為自己是家族成員就想一進集團就當經理,那是不現實的。我是從作業員開始做起的。”陳英傑說。

     陳英傑表示剛開始時很不習慣。過去當音樂人時太自由了,一般要睡到中午12點才起床,晚上像夜貓子,6、7點進錄音棚,到第二天淩晨3、4點出來,然後和 一班朋友去酒吧,一直鬧到上午才睡覺。進集團後每天早上8點上班,晚上往往要加班到11點下班。陳英傑說總經理來作業班巡視時,如果發覺自己遲到了就會不 留情面地開罵。陳英傑在作業班 和工人們一起打樣、製版,成天和牛皮、羊皮打交道。陳英傑笑著說:“皮料 的跳蚤也欺生,大概看我是新來的,又是細皮嫩肉的,老喜歡盯著我咬,到了三個月後才慢慢習慣了,跳蚤把我當朋友了。”一般作業員三個月就會調換部門,陳英 傑卻在作業員的位置上幹了1、2年,他說“主要是長輩們想磨我,要把我的性子磨掉,想讓我明白職業之路是漫長的。”

     達芙妮自90、91年初創後,其生產集中於內地,但產品大量外銷,直到現在年產3000萬雙鞋中仍有70%外銷。當時,外銷的鞋子都是接國外的訂單後按照 國外的圖樣生產,內銷的鞋子也照搬日本等國的式樣,沒有自己的鞋樣設計研製人員。後來發現這樣不行,集團高層提出一定要有自己的設計研製能力。總經理就 說,陳英傑你來做設計研製。陳英傑覺得有點為難,“總經理讓我放手去做,但我只有一個人,又沒學過設計,我以前當作業員學的是劃線,一下讓我去設計,就好 比讓負責買菜的,改做菜式的設計,還要替這些菜設計菜名。怎麼辦,只有學了。到處去考察學習,還養成了到鞋店看鞋的職業習慣。”陳英傑哈哈笑著說,“到一 堆女顧客 面去看鞋,營業員會問是不是替女朋友買鞋呀,一個男人拿著女鞋很仔細地看,感覺上很奇怪嘛。”就這樣,陳英傑一手創建起了達芙妮的設計研製部門。

     陳英傑看女鞋看出很多名堂。比方美國人的腳很長,中國人的腳較胖,日本人的腳的某些部位有點怪。他說業內流行著一句順口溜:“衣服是大奶,鞋子是二奶,包 袋是三奶。你看街上服裝店最多,鞋店次之,包袋店最少。一般人買衣服最頻繁,鞋子買得少些,包袋買得更少。鞋是要和衣服搭配的,從鞋上可以看出女人的品 味,有的人穿著得體,有的人穿鞋牛頭不對馬嘴。”

     陳英傑的總經理辦公室內一地女鞋,他就天天看時時看,看了不夠還“啪”往地下一坐,拿起鞋子把玩一番。一般情況下新鞋出爐後,會有集團內專職的試鞋小姐穿 上新鞋讓陳英傑左摸右摸上捏下捏,看看穿著舒服與否,哪的縫隙大了。摸女鞋成了陳英傑的職業習慣,有時和朋友聚餐,朋友帶來的女朋友腳上的鞋吸引了陳英傑 的眼球,陳英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還覺不夠,提出可不可以摸一下,朋友的女朋友很大方地伸出腳讓陳英傑摸,朋友們都知道陳英傑摸女鞋是專業,不是有什麼問 題。“幸虧現在的女士也很大方”,陳英傑笑著說。

     消弭危機 重振達芙妮

     99年集團內部出現危機,由於操作方法上的問題和員工忠誠度的問題,一批包括內銷部總經理、銷售總監、商品總監在內的集團高層紛紛跳槽。

     99年6月15日晚上,陳英傑剛睡下,就被董事長派來的人叫醒,讓他去董事長辦公室。陳英傑說自己雖是董事長的外甥,但進集團8、9年只和他在一起開過兩 次會,平時因為職位低,連和他彙報工作的資格都沒有。去了以後,董事長竟足足有5分鐘沒有說話。“後來他說你來做內銷部總經理怎麼樣?我嚇了一跳,但心 沒有慌,畢竟我已經30歲了,比較成熟了。我就說如果你信任我,我願意試試看。他說有你這句話就好了,你去睡覺吧。第二天中午正式發佈了這個任命,我就平 步青雲當上了內銷部總經理。”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talie1102 的頭像
natalie1102

Natalie的異想世界

natalie11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