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香蓮,吳成文,陳映雪,小咪 陳鳳桂,小咪,陳鳳桂,歌仔戲小生

image

▲黃香蓮(中)舉手投足都是戲,台語溜反應快,還笑沈春華(左)遇到她也慢半拍,右為她表姊歌仔戲演員小咪(陳鳳桂)。

夫家就像聯合國 黃香蓮苦背ABC

歌仔戲小生黃香蓮30日錄中天《沈春華Life Show》,提及先生中研院院士吳成文,「真的是天差地別,人家是讀書狀元,我是歌仔戲的狀元!」為了融入先生的家庭、生活,她苦練ABC。

     她因ABCD都不會,兩年時間鴨子聽雷,「但我決心要踏入這個家庭,就不管三七二十一。」吳的女婿是美國人,媳婦是法國人,家裡像聯合國,她陪吳出入學術場合,也都要用英文溝通,她突破語言障礙,苦背見面用語(nice to meet you)、自我介紹(I am Taiwanese opera singer)。

     她說,與吳在一起,像是冥冥之中的安排。吳的前妻及母親,都喜歡看她唱歌仔戲,吳母90歲大壽時,也邀她到壽宴演出。她說當歌仔戲走下坡時,吳勸她「上台靠機會,下台靠智慧」,要她跟他一起雲遊四海,她才退出螢光幕前。

 

image  image

黃香蓮(右)和表姊一起上節目聊過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彩樺(左)和哥哥聊到成長過程,都難過掉淚。
圖/中天提供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圖/中天提供


「歌仔戲狀元」黃香蓮嫁讀書狀元,婚後為融入對方家庭苦練ABC。王彩樺從牛肉場歌手如今入圍金曲獎,戲劇化轉變至今心情仍無法平復。

黃香蓮的表姊是知名歌仔戲演員的小咪(陳鳳桂),昨天兩人連袂上「沈春華Life Show」,除了分享童年趣事外,聊到自己的婚姻,仍覺得不可思議,她說,自己為歌仔戲奉獻青春歲月後,嫁給了中研院院士吳成文,兩人背景非常懸殊。

吳成文會對她有印象,其實是因為吳成文的前妻在美國病榻前看電視,無意之中竟看到黃香蓮演歌仔戲,還稱讚她演得很好很投入,讓長期旅美的吳成文想來不禁認為是「巧緣」,吳成文的母親則是黃香蓮30多年的忠實戲迷。

黃香蓮嫁給吳成文後,因為老公的女婿是外國人,為了突破家人之間的溝通障礙,她開始苦練英文,包括見面用語(nice to meet you)跟自我介紹(I am Taiwanese opera singer)等英文都用苦背而來的。

王彩樺剛入圍今年金曲獎「最佳台語專輯獎」,她和哥哥也一同上節目受訪,王彩樺現在多了歌手身分,她笑說:「以前是諧星,現在自己是音樂人,很多表演方式都有收斂了一點,但不失我原本的可愛與清純。」她曾在牛肉場打工當歌手,一度受挫到無法工作,後來在阿嬤拜託下才重回舞台,哥哥說:「阿嬤走的時候告訴我,以後要好好照顧妹妹,因為她很辛苦,從小就是她照顧家庭維持家庭開銷。」王彩樺聽了又大哭。

 

image

7月中研院院士會議,吳成文偕黃香蓮(右)連袂出席餐會,備受關切與祝福。記者陳再興/攝影

記者邱文通/專訪】

母親陳番婆、妻子陳映雪和紅粉知己黃香蓮,是中央研究院院士吳成文一生當中最重要的三個女性。

2001年7月17日陳映雪去世兩周年,吳成文將妻子的一生寫成傳記「映雪」,追思他的生命伴侶,並舉行新書發表會,母親和黃香蓮都到場了。如今回想起來,那一天,這三位女性共同交織出吳成文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記憶。

母親陳番婆

讓他瞭解愛與付出

吳成文排行第四,上有大哥成章、大姊春江和二姐房江;他出生時,家裡的炭行生意正忙,父親在外奔忙訂貨送貨,兼做扛木炭的苦力,母親要協助處理帳務、進銷木炭,還要理家,也是焦頭爛額。

生下他後,母親缺乏奶水,剛滿月就得送到奶媽家哺養。離開媽媽的吳成文整夜哭鬧不休,也不肯吃奶,才一個星期,奶媽受不了,又送了回來;瘦弱的他老愛黏著母親,但還是沒有足夠的奶水可喝,逼不得已又往外送,這次選的是奶水豐足又有經驗的奶媽。

吳成文終於肯吃奶了,但老是咳嗽、溢奶,母親不放心,到奶媽家瞧瞧,這才發現窮苦人家的奶媽,為了生活不得空閒,邊餵奶邊碾香沫做香,吳成文吸下過多香沫,咳個不停,母親看了不忍,還是把他抱回家。

三歲前的吳成文進出醫院無數次,一感冒就發燒,還咳得聲嘶力竭。炭行的收入不夠支付醫藥費,母親更得鎮日在醫院照顧他。有次,百日咳住院,可能是藥吃多了,奶瓶內的奶就是不肯喝,母親只好拿來藥水瓶子裝牛奶,看到藥水瓶子,他反而呼魯呼魯喝下。

又有一次,出麻疹又嚴重貧血住院,嘴唇發紫,呼吸急促,父親趕緊輸血救命;看幼兒活得這麼辛苦,於心不忍的母親一雙淚眼對剛抽完血的父親說:「也許孩子跟我們無緣,如果他想去就去吧,免得再受苦。」

羸弱的吳成文最終還是以堅毅的生命力衝過了這一關。

去年,百歲之齡的陳番婆長眠了,憶起母親給他的無盡的愛,吳成文常說:「我在愛的環境中長大,因為被關愛而瞭解愛──愛是付出、無私與關懷,會設身處替他人著想;懂得愛的人,自會心胸開闊積極樂觀。」

愛妻陳映雪

相知相守黃金歲月

除了母親,陳映雪是讓吳成文既感受到無盡的愛,如今又無盡思念的終生摯愛。

1957年7月28日,是他這一生最值得紀念的日子;那一天,師大附中第一名畢業保送台大電機系的吳成文,和北一女中第一名畢業保送台大化學系的陳映雪認識了。

當時保送大學的高材生各自組成服務隊,到各考場為參加聯考的同班同學加油。

於是,吳成文第一次踏進北一女中,並在和同學走向服務處借茶壺、茶水的機緣下,有了影響他一生的特殊際遇。

「一個明眸大眼,笑意漾然的女孩站在眼前,清湯掛麵頭,草綠色的上衣,長長的黑裙子,襯著健康的膚色,開朗而亮眼的笑容,讓人覺得相當親切。」「除了慧黠靈透的清秀之外,她坦率大方,不會扭捏,這與我們那個保守年代靦腆的女孩相當不同,的確是令人眼睛一亮。」

這些是吳成文對陳映雪的第一印象。

當天考完試,吳成文還了茶壺;翌日,兩人抽空談將來的大學生涯,還互相留下地址、電話,相約暑假見。再見面時,喜好閱讀、擅於戶外活動的吳成文,和喜好運動,擅長西洋古典音樂的陳映雪,在一起就有聊不完的話題。

之後大學四年,他倆同修不少課程、到圖書館找資料,一起讀書,假日露營、爬山、游泳、健行,一起遊玩,還一起編織夢想、計畫未來,於是他們寫下了相知42年、相守35寒暑的生命故事:摻揉著一起從事學術研究的辛苦與收穫、共同哺育子女的劬勞與甜蜜的點點滴滴……。

然而,在1999年7月19日夜晚8點30分,當與奮勇對抗癌症十三年的陳映雪撒手人寰時,吳成文紅著眼眶說:「至今回憶,那一段突失映雪的日子,我的整段記憶有如被清洗掉的磁片,全部一片真空。」

時至今日,每日清晨與夜晚,吳成文還是清香一炷,向妻子輕輕細訴,除了思念,還告訴她說:「讓我來完成妳的遺願,接下妳想要做的事。」

這遺願,包括希望對台灣的癌症治療和基礎研究盡份心力,以及自己的下半輩子要積極樂觀地活。

伴侶黃香蓮

溫馨扶持夕陽美景

現在伴著吳成文每天積極樂觀過日子的黃香蓮,則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人生伴侶。

小時候住的艋舺,光復後南商北旅,是江湖藝人的露天舞台,小個兒的吳成文曾擠在人群之中,聽說書人講七俠五義、封神演義,看過幾齣歌仔戲之外,長大後讀書、旅居美國,離昔時的鄉音戲曲已遠,更不識後來在台灣紅得發紫的歌仔戲小生黃香蓮。

提及和黃香蓮的結緣經過,竟跟吳成文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位女性緊緊相繫,不得不令人慨嘆這人世間情緣的冥冥註定。本來從不看歌仔戲的陳映雪,在病榻看電視,不意之中竟看到黃香蓮演歌仔戲,還跟吳成文說:「她演得很好,很投入。」

後來在吃飯的場合,遇到了黃香蓮,聽朋友介紹,才知道她是國寶級的歌仔戲小生,吳成文還跟妻子陳映雪談起黃香蓮的故事。但沒多久陳映雪就過世了。

然而,更巧的是,母親陳番婆是黃香蓮的戲迷;在她90歲生日那年,很希望能請到黃香蓮「唱現場」,事母至孝的吳成文打電話給黃香蓮,她一口就答應,壽宴當天表演,黃香蓮不僅沒收紅包,還包了個大紅包給母親。

吳成文的母親生前曾說,她看歌仔戲卅多年,光是看黃香蓮的戲就看了十多年;黃香蓮說,她剛出道時,她到那裡表演,阿嬤就跟到那,可說是她的忠實戲迷,她也因此認識阿嬤,在陳映雪去世後,因為吳成文家裡只有吳成文與阿嬤兩個人,她也會去照顧阿嬤。於是,吳成文和黃香蓮兩人的情緣就此涓滴累積……。

吳成文盛讚黃香蓮是個很真很誠很直的人。他說,黃香蓮早年為了擔起家計,沒有受過高等教育,但她一路走來潔身自好,奮鬥的故事很動人,出汙泥而不染的精神很讓人欽佩,現在自學英文非常認真,是非常努力的學生。

老來有人為伴,吳成文和黃香蓮平常的生活,就是一起爬山、讀書。山嘛,多是內湖、南港一帶的郊山,書嘛,像余秋雨的《千年一歎》、《行者無疆》,增加對世界四大文明的認識等。

問他再婚否?吳成文說,一紙證書又能代表什麼呢?黃香蓮是他下半輩子的人生伴侶;不認識的人初見面都以為他們倆是親兄妹,姊姊的女兒見了都叫她「阿妗(舅媽)」……。

談到他一生當中最重要的三個女性,吳成文就是這麼的真誠,就像他的為人與從事學術研究一樣。

【2006/08/29 民生報】

創作者介紹

Natalie的異想世界

s125112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